回应模式 - No.53077333


No.53077333 - 都市怪谈


无标题无名氏No.53077333 返回主串

2022-10-30(日)14:20:45 ID:nPtjHzw 回应

泉晋镇西北口的界碑是什么时候立起来的?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啊,政府现在已经在调查这东西的来历了。
黑黢黢的,上面的字也看不清,有点瘆人。

Tips无名氏No.9999999

2099-01-01 00:00:01 ID: Tips

(;´Д`)医生!你说话啊!

无标题无名氏No.53077417

2022-10-30(日)14:24:56 ID: nPtjHzw (PO主)

po小时候和几个小伙伴经常去镇子西北角的小亭子玩,那个小亭子有些年头了,亭子的花纹也很考究,像是个王公贵族家的建筑?不过亭子早就在初中的时候拆掉了,据说是镇上来了几个开发商要往这片规划美食街,给政府塞了点钱,用了几天就给拆了,毕竟是偏远小镇子也没人来当旅游景点逛,政府说拆就拆了。

想起来那上面的花纹,和那个亭子很像。

好像一个亭子的墓碑啊。

无标题无名氏No.53077885

2022-10-30(日)14:47:44 ID: nPtjHzw (PO主)

和家旁边的一个老人聊了会天,大爷给我讲了几个故事,都是围绕一个姓鲁的王爷来讲的。这几个故事版本不一,可信度不高。不过只有一个故事引起来po的注意。

故事讲鲁王爷本来是个土财主,后来帮着征讨的将军打下来泉晋镇,封了个小王爷。但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鲁王爷不甘心,找了一本记录古代巫术的书,来看看有没有改运的术来帮助他。

后来,鲁王爷的家中盖起来一座亭子,不过这亭子看着怪怪的,四根柱子漆黑如墨,亭顶却惨白如雪,他的家丁都不知道这东西是用来干嘛的,只不过有一点,王爷此后随皇上征战沙场,未尝败绩,也从一个地方的小小王爷翻身成了附近几个州府的总管者,尽管名号还是王爷但是地位却不是从前可比了。

可是好景不长,十几年后,王爷生了重病,家人心急如焚求遍名医也不清楚王爷得的究竟是什么病,尽管身体仍然硬朗,但身体却像被掏空一样,连呼吸都成了难事。临死前,王爷气若游丝,交代了家人最后一件事,把他埋在那个亭子下面。

家人照办了,把亭子下面挖开,却发现亭子下的泥土变成了令人不安的血红色,闻着还有淡淡的尸臭味,但父命难违,他的两个儿子依然硬着头皮把父亲的尸体埋了进去。

然而过了几天,泉晋镇就遭到了胡人的劫掠,烧杀抢掠过后,胡人们把目光投向外表金碧辉煌的鲁王府,可是当这群红了眼的人进入院子里时,惊恐地发现鲁王府早已经血流成河,地上尸体的死状惨烈,仿佛被吸干了一样,绝不可能是单纯的人为,士兵硬着头皮闯进后院,所有的建筑都已经破败不堪,唯有那个亭子还屹立不倒,四个黑色的柱子上,刻着一些不属于这个地区的花纹。

胡人吓坏了,仓皇逃出院子,一把火烧光了鲁王府,但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一个斥候不禁回头看了看,立刻吓瘫了。

火光冲天的鲁王府中,巨大的亭子影子摇曳着,其中仿佛还有一个男人诡异的微笑。

无标题无名氏No.53077921

2022-10-30(日)14:49:13 ID: nPtjHzw (PO主)

有没有隔壁镇子的肥哥们,听没听说过类似的一个传说。

老爷爷说这附近的居民应该或多或少都听闻过这个鲁王爷的故事。

无标题无名氏No.53105663

2022-10-31(一)16:44:36 ID: nPtjHzw (PO主)

po去了趟肥母的老家看亲戚,打听到了一些事情,有个风水先生和肥说了他知道的情况,不过现在镇政府已经把那块界碑封上了,po不能接近界碑那里了。这里把风水先生说的东西简述一下。

鲁王爷的故事,大致上是真的,那个亭子是古代的一种秘术,献祭自己的一些东西来满足愿望,是这类巫术的一个共同点,鲁王爷把自己献给了那个亭子,亭子给了他不可战胜的力量,他却只想给皇帝将军办事,只可惜这也没能阻止亭子收走鲁王爷和他的家人。而这个秘术亭子究竟源自哪里,坊间也是众说纷纭,有说是游牧民族的秘术,只不过是从坟堆改良成了中原人习惯的亭子,还有说是山林野人的一种献祭仪式,更有甚者,说是从西亚诸国传来的活人献祭方法。不过风水先生说这东西有个影响,会改变一个地方的风水格局,用他的话来说,是变成一种“墨黑”,但会对当地有什么具体影响,先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晚上的时候再去界碑附近看看,问问有没有知道情况的人。

无标题无名氏No.53178022

2022-11-03(四)15:54:16 ID: nPtjHzw (PO主)

政府人员撤出去了,界碑也消失了,但po感觉很不对劲。

界碑附近的几家人全搬走了,政府说是这个界碑属于古代文物,附近住人会影响古迹保护,但是东西都搬走了,还讲什么保护啊…

镇子最近也开始宵禁了,本来今天晚上在小学那边有个晚会的,现在也禁止举办了,政府现在正在挨家挨户做工作让他们搬到东边的广远镇暂住一段时间,不知道是做什么。po现在对调查毫无头绪,有没有广远镇的肥哥说一下那边政府有什么消息没有。

无标题无名氏No.53226768

2022-11-05(六)15:13:47 ID: nPtjHzw (PO主)

今天肥哥一家搬到广远镇上来了,看上去镇子和泉晋镇差不多,都有点老,很多老式建筑被保留下来。肥哥暂住在一个退休教书先生家里,他们家里只有他和他的老伴住,两个儿子已经去城市里生活了。教书先生对鲁王爷的故事很感兴趣,自己也搜集了许多奇闻异事,这两天一直在和po说,因为平时没有一个人愿意听这些子虚乌有不知真假的故事,借着这次事件老先生给po讲了许多传闻。

老先生说,鲁王爷是个小王爷这件事并不准确,实际上鲁王爷所有的土地可以说是非常广阔,几乎快到了北边胡人的地盘了,并且他自己也有数量不少的家丁军队,可是他却一反常态地归顺将军,将军居然也对他这些军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要知道地方武装那可是封建君主的眼中钉肉中刺,而鲁王爷也很老实,除了平时和胡人作战,他的军队几乎不动窝,没人知道那些军队平时都在干什么,吃喝拉撒怎么解决,大家只知道鲁王爷英明神武为皇上将军立下赫赫战功并且还是个低调谦逊的人。

“可这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老先生说到这里捋了捋胡子,抖掉烟锅里的灰,指向广远镇南边一座山,这座山,据说就是鲁王爷又一次出现的地方,“这鲁王爷,可不是那一般王爷。他搞这些事,都是为了改了这地的风水。”

胡人烧杀抢掠过泉晋镇后把那座不祥的亭子推倒了,却没有看到传闻中鲁王爷埋进去的尸骨,于是他们把带路的几个舌头给杀了,可这几个人死后立刻就从路边窜出来几条野狗,好像几天没吃过饭一样恶狠狠地撕咬着舌头的尸体,胡人只感觉到这地方十分怪异,第二天就全军撤出泉晋镇,一路东进来到了广远镇,又是一通劫掠后休整一天准备继续前进,结果在当天晚上清点人数时发现几个曾在泉晋镇破坏鲁王府的不见了,其中包括一个胡人百夫长,于是胡人们开始寻找这几个人,最后在这座山的山脚处发现了其中几个人,他们横七竖八地瘫在一个坟包上,每个人的关节都被反扣住,但没一个人露出痛苦的表情,仿佛魂被人收了一样。领头的胡人大骇,立刻集结军队开始搜山,最后在一个大槐树下找到了那百夫长的脑袋,发现的胡人守好尸体刚准备撤离,就看到树后一个被砍得血肉模糊的脸死死地盯着他,这胡人也是胆大,一刀就劈了上去,那鬼脸却也消失不见了。胡人将军越觉事情不对,连夜带着军队离开了。

也就从此开始,广远镇以西这些地方,全都开始流传着鲁王爷的传说,有人说自己曾亲眼见到过鲁王爷,好像在一座山上盖着亭子,但实际上这块地方只有广远镇有山,山上也没有什么盖着的亭子。

难不成是泉晋镇那边的亭子?

无标题无名氏No.53280248

2022-11-07(一)15:26:54 ID: nPtjHzw (PO主)

镇子真的没事吗?在我们这常年干旱少雨的地方已经连续三天阴天了,正值立冬时候,空气好像都结了一层霜,湿冷湿冷的。

今天全家一起回到镇子上了,那块界碑已经不见踪影,只是整个镇子感觉有点?死气沉沉的。镇上的居民们陆陆续续地回到镇子上了,只是大家不知为何情绪低落,仅仅丢了一个界碑也不应该会产生这样的影响吧。

昨天晚上和一个考上公务员的初中同学喝了点酒,就叫他Z吧,这小子现在在镇上的公安局做事,听他说了一些关于界碑的情况。

那块界碑自从将所有镇上的居民暂时转移走以后就开始不对劲,当天晚上镇子上就开始狂风大作乌云密布,可是周遭几个镇子都很平静没有这种情况,搞得气象局的人都一脸懵,打电话过来问什么情况,匪夷所思的是镇长报告说只是平常的大风天,没有什么问题,可能是侦测设备出了故障,并且也不让他们底层职员向上面反映情况,说第二天就可以解决问题。

第二天上午镇子上还在刮风,甚至有人听到几声打雷声,这可是大事,要知道泉晋镇几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当时我同学正在帮着收拾镇子西北块那些店铺的东西,这时候来了一群穿着拆迁队衣服的人,他瞟了一眼发现不对劲,他实习这段时间没少跑附近的这些镇子,照理说附近的拆迁队装修队他都大概认得谁是谁,一般情况下这些小镇的装修队也不会特别频繁地更换人员,可这群装修队的人十分面生,不像是本地人。

Z拦下一个人问他们是哪个镇子上的,他们却一脸慌张,一把拍掉他的手,跟上队伍走了。Z感觉不对劲,立刻跟了上去,却被他们领头的拦了下来,“兄弟,我们有要事办,你有什么问题先去找你上司吧,我们是受镇长的委托来搬走那块东西的。”Z一脸狐疑,但也没什么实质性证据,只好先去找带他干活的前辈L,L听了摇摇头,“这事我也不清楚,镇长什么时候叫了这样一群人来搬走东西?”随后L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我同学说,他的表情立刻沉了下来,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挂掉电话后他拽起Z的衣领往出走,“快走,镇长刚下的通知,所有工作人员撤出镇子西北角。”Z还没反应过来,就被L拽到车上了。“那那群拆迁队的咋整?”L心下大惊,攮了他一拳,“闭嘴!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听见了没?”Z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好乖乖地跟着L坐车离开。

走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镇子西北角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了,让人不安的是,那块乌云隐隐响起一些雷声,Z说,雷声过后,他好像看到一张布满刀疤的人脸。

无标题无名氏No.53294358

2022-11-08(二)00:00:48 ID: nPtjHzw (PO主)

镇长失踪了。

Z下班后来我家歇脚了,因为家里人都不在,自己的钥匙也不在身上,只好来我家暂住一晚,“这一晚上可忙死我们了。”Z喝了口茶,长舒一口气,他看上去这一晚上累坏了,随后给我讲起来寻找镇长的经过。

“你不知道,今天下午我和我上司去汇报工作,去镇长办公室找他问一下,他人却没了,我们等了一下午他人都没来。”Z咬了一大口面包,差点噎到自己。“总之后来我们去了镇长家里想问问,结果他家里也一个人没有,打电话也没人接。”

“有没有问镇上其他人见没见过啊?失踪也应该有个线索才对。”Z摇摇头,“只有老陈早上看到他了,但镇长直接就沿着平时上班的道走了,然后就再没人看见过他了。”

镇长的失踪事出蹊跷,目前镇上的人还不知情,Z让我千万别声张,本来界碑的事情已经让镇子的人们惶恐不已,现在镇长失踪,界碑的下落也成了一个谜,现在镇上的工作人员在加班加点地整理文件,收拾备忘录,在寻找所有有关界碑的信息。

至于他们有没有调查鲁王爷的故事,目前还不得而知。

“今见鲁王爷,民心甚喜。”

迷迷糊糊地,我好像看到了那个界碑上的不着边际的话语。

无标题无名氏No.53298712

2022-11-08(二)09:18:57 ID: nPtjHzw (PO主)

今天是界碑出现的第九天了,哦不,应该是界碑消失的第五天。Z大早上接了个电话直接就走了,让我有空去他家吃个饭。镇子上的人越来越少了,早市也没多少人去了,只有几个平时习惯早起的老头老太太买点菜。

po刚在早市买点包子回来吃,听说一件事。

镇长失踪那天最后一次看到镇长的老陈死了。在早点摊子上,几个老头老太太悄悄说着,没敢太大声,也是我听力好才听出来这件事。听他们说,老陈的死状挺吓人的,半截头埋在镇子西北角原来界碑的地方,挖出来的时候一阵腥臭,惹得几个挖土的小伙子呕吐不止,当时老陈的尸体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了,关节反扣,半边脸被砍没了。照理说这种恶性案件应该会有几个镇子的警察或者请一些人成立个调查组,可这都快十几个小时了,一声警笛也没听见,Z也没给我说什么具体的消息。

老陈一死,这镇长的线索是断了一条,本来还想今天去和老陈唠唠镇长的事,也只能泡汤了。现在还有一条线索,就只能是那几个陌生的拆迁队了,看看Z能不能从周边几个镇子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了老陈家搭起来灵棚了,老陈老伴的哭声一阵接一阵,老陈女儿忙活着和几个家里人联系叫亲戚来帮帮忙,估摸着肥母应该也要去搭把手了,等晚上看看肥母有没有新消息问问。

虽然对陈大娘来说会很难受。